郵件系統  新聞網
您的位置:首頁  高教視野

澳门线上赌傅mg

字體:[ ]    作者:    人氣:10    發布日期:2018-09-03

教師們每年的寒暑假都要引來一大撥人的“羨慕忌妒恨”。但事實上,很多教師“吐槽”假期甚至比平時更忙。這不禁讓人好奇,教師們的暑假究竟在忙些什麽?時間都去哪兒了?

近日,中國青年報·中青在線記者通過問卷網對高職青年教師的暑期狀態做了調查。2459位調查對象來自全國各地的高職院校,其中助教占19.68%,講師占53.27%,副教授占22.77%,教授占4.27%。

調查顯示,80.68%的調查對象表示暑假忙于學習,64.74%忙于備課,47.3%忙于科研,44.81%忙于企業調研和實踐,另有小部分調查對象表示奔波于學術會議(16.75%)和兼職(8.62%)。

總體來講,近半數的調查對象表示學習、備課、科研等事項安排占據暑假三分之二以上,其中8.82%的調查對象表示占據了整個暑假。雖然放假了,但教師們也並不放松。

暑期“重頭戲”:爲新學期充電

調查顯示,“學習”“備課”是高職青年教師暑期間的“重頭戲”。

在知識爆炸的時代,知識更新換代的周期越來越短。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曾做過一項研究顯示:進入新世紀後,許多學科的知識更新周期已縮短至2~3年。這對教師這一崗位提出了更高的挑戰。

對此,重慶城市管理職業學院團委書記張毓威深有感觸,“現在的學生跟我們那個時候的學生有很大不同。他們不太喜歡課本上固有的知識,喜歡課本之外的延展內容,喜歡活生生的生活,尤其是職業院校的學生。”

數據顯示,在暑假忙于備課的調查對象中,約37.75%的人表示是因爲“現在的課程更新快,比以往的挑戰更大”,30.09%的人表示是爲了“對課程精益求精,想呈現最佳效果”。

在張毓威看來,教師必須與時俱進,“不斷學習、更新上課的論據,這樣才能讓學生上課時有更多獲得感,作爲一個青年教師才會有成就感。”所以這個暑假,張毓威分外忙,除了對接學校的社會實踐工作和進行教師培訓,學習和備課哪個都不能耽誤,此外,他還想繼續考博提升自己。

至于學什麽、怎麽學,調查顯示,43.75%的調查對象學習本專業的內容,47.73%的調查對象學習與本專業相關的其他領域的內容。在對學習方法的調查中,81.35%的調查對象采用“自學”,11.29%采用報學習班的形式。

陝西鐵路工程職業技術學院教師王安東指出,在平常的教學過程中,老師處在一個不斷“倒知識”的過程,寒暑假無疑爲自我提升提供了很好的時機,老師們在寒暑假可以不斷“裝進新知識、新技術”,以便爲學生“傳道、授業、解惑”。

每次開學,張毓威站在學生面前都會感覺自己“更加有底氣”。對他來說,寒暑假給予了重溫專業知識、重新理清知識體系的機會,“就像把我這塊幹涸的海綿又重新扔回知識的海洋裏。”

調查顯示,94.59%的調查對象表示暑假有收獲,其中34.77%的調查對象表示“有顯著收獲”。55.39%的調查對象對暑假學術素養的提升情況表示滿意,62.42%的調查對象對暑假知識積累情況表示滿意。

暑假成潛心科研的“黃金時間”

調查顯示,47.3%的調查對象表示暑假期間忙于科研。對此,38.18%的調查對象表示“平時沒有時間”,36.54%的調查對象是爲“提升自己的專業水平”。

常州信息職業技術學院教師嶽東海則屬于前者。他所在的學校平均每人每年450節課,平均每周12節課,“幾乎沒有時間做科研,只能利用暑假的空余時間”。

從8月13日開始,嶽東海和學生們就前往南京參加“大學生挑戰杯”比賽。此前1個月,他和5位學生就選擇暑期留校爲最終沖刺階段做准備。在指導學生調試設備的同時,嶽東海也在挖掘此次科研項目背後的諸多細節,以提煉出科研方面的專利和論文。

爲比賽與科研齊頭並進,嶽東海每天的工作時間達12小時,甚至假期忙到抽不開身,“根本沒時間帶孩子”。

而在張毓威看來,科研完全沒有盡頭。“爲了職稱,必須要給自己一個規劃,比如去年,我剛剛把講師評完。未來5年,就要准備評副教授的材料,這需要很多工作量,比如說,這個假期要完成申請下來的省市級的科研課題”。

暑假,這一月有余的時間對于有科研任務的老師來說,則更爲寶貴。“科研特別需要一個靜心去總結、分析、翻閱大量資料的過程。而在上班的時候,面對學生事務、活動,心態相對要浮躁得很多,每天疲于奔命,沒有時間靜下來去梳理。” 張毓威說,暑假則成了潛心科研的“黃金時間”。

近半高職教師暑假到企業“取經”

“校企合作”是職業教育發展的重要“法寶”。教育部于今年印發的《職業學校校企合作促進辦法》與2017年年底國辦印發的《關于深化産教融合的若幹意見》更是打出了政策“組合拳”,以推動職業教育提高質量,深化産教融合、校企合作。

在這種大背景下,衆多高職院校會組織專任教師進駐企業,以了解專業在實踐中的具體情況。由于平時老師要上課,下企業鍛煉的時間便理所當然地落在了假期。調查顯示,44.81%的調查對象暑假忙于企業調研和實踐。調研的時間多爲一個月,一下子就擠占了教師一大半的暑假時間。

“企業鍛煉是學校的硬性要求。現在工科類的老師必須要知道企業需求什麽,必須組織老師到專業對口的企業和單位進行對接。” 邵陽職業技術學院分管教學的副院長劉一兵,今年暑假負責的工作之一便是組織專任教師下企業鍛煉。

在學校的安排下,重慶財經職業學院學生處副處長張豔豔今年暑假便前往中小型企業“取經”,以了解企業的用人需求、工作流程等。據她介紹,她所在學院文秘專業的學生多半畢業後會選擇進入中小型企業工作,“所以要想把教學搞好,首先要去了解中小企業對畢業生的需求,有了實踐經驗才能在講課中兼顧真實的案例,從而調整文秘專業教學方向,更好地引導孩子們學習、就業”。

眼下,王安東在正式放假的一個月內已跑了3個企業項目——先是給北京某項目提供了10多天的技術服務,隨後又趕到天津進行另一個項目,包括進行一天的座談會交流和項目交流。在接受中國青年報·中青在線記者采訪的第二天,他還要趕去甘肅驗收另一個項目。

“放假要根據項目來定,項目緊的話,就一直跑。”王安東說,“至今,我還沒體會到放假的感覺。”

培訓、會議、教學競賽紮堆兒

此外,暑假也是教師們培訓、會議、教學競賽的“紮堆兒”期。

在嶽東海看來,這與高職院校爭建“雙高”不無關系。對本科院校而言,“雙一流”建設是指世界一流大學和一流學科建設,相應地,“雙高”爲高職教育“高水平院校、高水平專業”的建設。

近年來,國家對職業教育愈加重視。2015年教育部印發《高等職業教育創新發展行動計劃(2015—2018年)》明確提出,到2018年,將支持地方建設200所左右的優質專科高等職業院校。

“‘雙高’入圍需要很多加分指標,學校對青年教師加強培養、寄予厚望。我們現在參加的‘大學生挑戰杯’比賽也是學校師生的一種努力。” 嶽東海說,也因此,項目組的老師和學生都非常重視,心裏攢著一股爲學校爭光的勁兒。有時候,嶽東海看著學生忙到傍晚5點多,也會買些街邊小吃“犒勞”他們。在他看來,“心中都保有一份榮譽感和責任感,這幾乎成了項目組全力以赴的動力源泉。”

對此,邵陽職業技術學院教務處處長王芳可以說深有體會,“一般暑假會開展省教育廳的教學能力比賽,參加比賽的老師有近40人,光教師這塊我們需要培訓將近100人。”

其中,負責省教育廳教師教學能力競賽組織工作的劉一兵告訴記者,“競賽首先要在學院裏面選拔,再培訓、指導,再到省教育廳競賽。我們從6月底開始,一直到7月20日,前前後後搞了1個月。”

除了競賽,教師的各類培訓會議紛至沓來。

按照張毓威的經驗,每年7月有個“會議轟炸”期。今年暑假,他就參加了不同部門組織的4個培訓會議,會議時長大部分在1周左右。然而,正是這一個接一個的“一周”,把暑假給“肢解”了,“稍微閑下來,找到一點放假的感覺時,又來個培訓。比如說,7月28日結束一個,8月6日又有一個。”

王安東談起他暑期進行的施工仿真技術培訓,培訓的那10天正值暑期最熱的時間,“我們堅持早8點到晚6點,中午1個小時的吃飯時間,早上學習軟件使用,下午進行實踐演練,培訓講師輔導答疑和總結分享”。

另外,盡管已經放假,但學生工作卻不“放假”。暑期除了事務性的工作,青年老師還有指導學生進行暑期實踐類工作的任務。

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见习记者 孙庆玲 实习生 李晓盼 徐怀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2018年08月27日 10 版


相關評論
相關信息
站內查詢